第35集 变易思维-只有变,才会通

来自ling
跳转至: 导航搜索

https://www.ximalaya.com/renwen/16707296/136505080


【课程内容】 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这一讲我们讲的是变易思维。

什么是变易思维?它指的是,在观察分析和研究处理问题时,注重事物的运动变化及其内在规律的思维方法。

医学的对象是人与自然,人与自然都由气构成。中医讲的气化,实际上就是气的运动变化,这是从最微观的角度看。

气又可以分阴阳,而阴阳在相对运动之中产生了交感,然后就有了对立制约、互根互用、消长转化这么一系列的变化。

人是受着宇宙规律制约的,宇宙是一个时空概念,尤其是时间上,它处在春夏秋冬,昼夜晨昏这么一个规律性的不断动态变化的过程。

既然天地万物无不蕴藏着变化,而中国文化的奠基性著作《易经》本身就是一部讲究变易的著作,那么,以易理和气一元论为「道」基础的中医学,其每个领域、每个部分、每个细节,也无不显出变化的特征。


朱丹溪在《格致余论》里面讲过:「天主生物,故恒于动,人有此生,亦恒于动」,我们看看生理上,人体的生长壮老是怎么变化的。

这里以《素问•上古天真论》之中女子的生长发育周期为例,这一段我们很多人应该都听过:「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三七肾气平均,故真牙生而长极;四七筋骨坚,发长极,身体盛壮;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发始堕;六七三阳脉衰于上,面皆焦,发始白;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

对这段话我们不做字眼上的具体解释,只讲它给人的感觉。它本质上讲的是什么呢?就一个字——「变」。

即人体随着内在肾中精气的盛衰,在外部同步呈现出生理上相应的盛衰变化,而变化的具体标志就是牙齿、骨头、头发的生长状态以及生殖功能的强弱。

我们再看看具体的脏腑功能,心主血脉,心气鼓动,血液在血脉之中运行,分布全身,以营养全身,这是一个动的过程。

肝主疏泄,让气的运行保持流畅,由于气行则血行,气行则水行,所以,气能促进血跟津液的运行,也可以促进胆汁的分泌排泄,促进男子排精、女子排卵,这也是动态过程。

脾主运化的「运」,一听就是一个动态性的字眼。

肺主气,通过呼吸,一气周流下,将气分布到全身。

肾主水,负责水液的输布与排泄。

六腑的功能,更加是以通为用。

经络里面,运行的是经气,以通达为正常。病理上,不通则痛,治疗上,通则不痛。

我们可以看到,人体在功能上,这种动态的变化无处不在。

所以《素问•六微旨大论》指出:「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是以升降出入,无器不有。」这里的「器」是机器的器,意思是,事物只要有形态跟形质,里面就会有升降出入,就会有变化。


下来我们再看看中医诊断上的「望面色」跟「诊脉」是怎样看待变化的。《素问•移精变气论》说:「变化相移,以观其妙,以知其要,欲知其要,则色脉是矣。」

我们先看色象:黄种人的正常面色是红黄隐隐,明润含蓄。在这个基调上,随五季变化而稍有微调。

我们复习一下,季节应色是春天,对应青色;夏天,对应红色;秋天,对应白色;冬天,对应黑色;长夏(或每个季节最后一个月),对应黄色。

人的面色应之变化,也应当为春稍偏青、夏稍偏赤、秋稍偏白、冬稍偏黑,长夏(或季月)稍偏黄。一年之中,面色随季节而微变。

我们再看脉象:正常脉是三部有脉,一分钟70多次,不浮不沉,不大不少,从容和缓,柔和有力,节律一致。尺脉沉取,有一定力量,随生理活动与气候环境不同而有相应变化。一年之中,脉也随季节有微调。

表现为在常脉的基调上,春天稍偏弦、夏天你稍偏洪、秋天稍偏浮、冬天稍偏沉,长夏(或季月)稍偏缓。一年之中,脉随季节变。

这里,我们不需要追究什么是弦脉、洪脉、沉脉,只需要听出来,四季之中,脉相会随时间变化而微微有点不同。


下来,辨证论治的证,强调的是疾病发展过程中某一阶段的病理概括。既然讲的是阶段性,那就意味着不同的阶段就会有不同的变化,中医就是根据不同的变化来治疗。

我们还是用前面举过的、大家比较熟悉的流行性感冒为例子。只要这个病还没好,那么,在整个疾病过程,它的病名是不变的。

因为西医是按病论治,所以,它的治疗原则也基本不会变。

中医的病名叫「时行感冒」,但中医关注的重心是辨证论治。换句话说,证不变,治就不变;证一变,治疗就跟着变。

在整个感冒周期中,证不变的可能性不能说没有,但概率应该不会太大。

病人可能感冒之初是恶寒重,发热轻,无汗,头痛,咳嗽,痰白,鼻塞,流清涕,苔薄白,脉浮紧。这是外感风寒,这时,给的应该是麻黄汤类方药。

如果没有治疗,而任疾病自然演变,那么一两天后,在原来感冒症状的基础上,经常见痰开始微黄,涕变稠,口微渴,苔微黄,这是风寒开始化热,或外寒未解,里热已生,应该是大青龙汤类方药;

如果再任其演变,很可能就成了发热、咳嗽、痰黄、涕黄、口渴、汗出、舌红、苔黄、脉数或脉洪大的肺实热证,应该以白虎汤、麻杏石甘汤、泻白散类方药治疗。

后续如果还有变化,那么中医还有丰富的应对方法。


这里就带出了一个疾病传变的问题。所谓的「变」指的是疾病性质的改变。比如上面的例子,病位在肺,一直没变,但病的性质,却由寒而渐变为热。 「传」是指病位的传移,「传」的例子就更丰富了:《素问》总结出外感疾病由表入里、由浅入深的传移规律:

「夫邪之客于形也,必先舍于皮毛;留而不去,入舍于孙脉;留而不去,入舍于络脉;留而不去,入舍于经脉,内连五脏,散于肠胃,阴阳俱感,五脏乃伤。此邪之从皮毛而入,极于五脏之次也。」

《素问•热论》提出外感疾病的发展过程一般经历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六个变化阶段。张仲景在《伤寒论》中对它做了实操性的验证与进一步的发挥。

清代叶天士总结过温病发展变化规律,大致可分为卫、气、营、血四个阶段。初期多先侵犯肺卫,继而可传到气分、营分,甚或血分,之中还可以有卫气同病、气营两燔、气营血三燔等变化;

吴鞠通在这个基础上将温热病传变概括为上、中、下焦传变。其中还有顺传、逆传之分。

上面的辨证方法,非专业人士未必完全听得懂,在这有限的时间内,也不可能把那么多名词意义解释得那么清楚。但是我们能听明白的是,证的名称在不断变化,那么也就意味着证有变化,证一有变化,治疗就会跟着有变化。

无论病证是传还是变,无非是强调:证以某一定点(比如患者看病的当下)看是静态的,但本质却是动态的、处在随时可演变的过程。

徐大椿《医学源流论》曾感概道:「病有经有纬,有常有变,有纯有杂,有正有反,有整有乱,并有从古医书所无之病。历来无治法者,而其病又实可愈。既无陈法可守,是必熟寻《内经》《难经》等书,审其经络藏府受病之处,及七情六气相感之因。与夫内外分合气血聚散之形,必有凿凿可征者,而后立为治法。或先或后,或并或分,或上或下,或前或后,取药极当,立方极正。而寓以巧思奇法,深入病机,不使扞格。如庖丁之解牛,虽筋骨关节之间,亦游刃有余。然后天下之病,千绪万端,而我之设法,亦千变万化,全在平时于极难极险之处,参悟通澈,而后能临事不眩。」


别忘了,中医还有一个天人合一观念,所以,在辨证论治的时候,还该关注自然界的各种变化。

比如,同一湿病见于长夏与见于秋季,虽同样必须祛湿,但力度显然应该不同,长夏用力当重,而秋季用力当轻。

下来是地候,同样外感风寒,南北不同的人,虽然疏风散寒治法一样,但南方人肤表疏松,阳气敷布于体表,容易出汗,所以常以荆芥、防风之类发汗轻剂取代麻黄桂枝;而北方人肤表致密,阳气内藏,取汗较难,就非得用麻黄桂枝不能建功了。

再有是物候,见草木萌动当为春候,见花繁叶茂当为夏候,见落叶飘飘当为秋候,当枯枝萧瑟当为冬候。

气候物候都有常有变,常者循规而来,容易易显;变者,比如气候,当来而未来,或来得太过,或来得不及,都容易被医者忽略。

比如春天见风萧而叶落,从物候而测,这是春有秋意,那么最近几天,就应当以秋天做参考。 虽然医生不必临风洒泪,感物伤怀,但也不能对气候、地候、物候的变化熟视无睹,毫无知觉。

变易思维,落到中医,又叫做「恒动观念」,恒动,就是不停顿的运动变化和发展。恒动观念是指在分析研究生命健康和疾病的医学问题的时候,要用运动的、变化的、发展的观点,而不该以一成不变的、静止的、僵化的观点看问题或者处理问题。

动态、变化地看问题,正是中医学的特长。

所以中医学的特征,实际上是「整体观念」「辨证论治」跟「恒动观念」这三个。

(本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