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应用意象思维的合理性在哪里

来自ling
跳转至: 导航搜索

https://www.ximalaya.com/renwen/16707296/135552151

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听完了前两讲,可能大家会有疑问:有一定自然科学比重的中医学,为什么要用意象思维?

无需讳言,在我们所受的教育背景下,人们通常的感觉是抽象思维的层次高于意象思维。

因为抽象思维是用纯粹的抽象概念去揭示对象世界的本质,它解释和把握对象事物间的联系,依凭的是严格的形式逻辑规则,结论客观,可信度较大。

而意象思维则是一种通过具感性色彩的直观形象、符号、图式去把握对象世界抽象意义的方式。

说它感性,又混融了对客观世界的理性把握;说它形象,却又通过符号、图式上升到一定的抽象意义。它的「以类相从」的逻辑严密度在形式上一般较抽象思维逊色。

这种感性与理性、形象与抽象、主观与客观的有机统一、相互补充,往往给人一种难以言说的复杂感。

由于混杂了感性与主观色彩,假如以客观程度论,似乎不如抽象思维。

这就是现代中医人的心障。中医这几十年之所以一哄而上热衷于科学化、现代化、这个化、那个化,实质都是实验化的研究,目的之一似乎就是为了解除这种心障。


刚才的比较或者疑虑有道理吗?回答是:既有理也无理!

说它有理,是从纯粹形式逻辑、纯粹客观角度看;说其无理,是评价思维方式的高低优劣,最不该被忽略的「研究对象」被忽略了。

世界观决定研究对象,研究对象决定研究方式。我们对比一下东西方古代的世界观或宇宙观就能明白,何以产生出各自不同的主流思维方法。

仍是回到我们课程开始讲的「元气论」与「原子论」的比较:

古中国与古希腊都强调宇宙的整体性,但两者对宇宙的看法有着本质的差别。按照西方古代原子论的观点,整体世界,是由形形色色的实体物质组合而成,不同实体物质相互界线分明,各种实体物质则由原子组成,而实体与实体之间则是虚空。

换句话来说,原子构成物质,各种物质合共构成宇宙整体,即局部构成整体,微观构成宏观,因此主张以实体构成看整体,它的整体是一个「合整体」。

这就决定了自然科学研究的是有形实体。由于观念上的局部构成整体,小决定大,微观才是本质,而实体与实体之间又是无关联的虚空。所以,它的方法就是致力于局部的、静态的、微观的分割研究——还原分析。

由于实体结构的边界是清晰的,所以,研究结果一般也是清晰的,容易形成抽象概念,产生形式逻辑较严密的抽象思维。

还有一点也是值得关注的,由于面对的是观念上的实体,西方科学在认识上采取的是主客二元对立的立场,实际操作则是主体研究客体,用的基本方法是实验方法。其中不掺杂、不预设主体观念,主客体绝不混融,所以叫做客观。

但分割的、静态的、少关注联系的方法,客观上却有着易引致忽略整体、忽略动态、忽略关系的缺失。


中国文化所理解的对象世界不是机械的,而是一个整体有机、天人合一、天人一体的气世界,所谓「通天下一气耳」。

万事万物都由气组成,聚则成形,散则为气。而且气本无形,气细无内,大无外,亦无间隙,故无所不通。

《管子·心术上》说:「无形则无所抵牾,无所抵牾,故遍流万物而不变。」

这样,气可以交流潜通于有形无形之间。万事万物由不同的气聚散而成,又可因气而建立联系。

形与形、形与气、气与气间没有任何隔阂,一切事物都处在气化流衍之中,形成一个真正融会贯通的宇宙元整体。

元整体之所以用个「元」字,是因为它具有不可分割性。

整体假如作了分解,失去联系的各部分都不具有完整性,整体亦失去混元之性。分解,就难以避免出现以偏代全的一孔之见。

以天人一体、「通天下一气耳」的观念看世界,古往今来、四方上下,天地万物与人皆为融融一气。那么,人要与天地相通,自然就应当放开怀抱,展现胸襟,自觉地去与天地万物相融。因此,采取主体与客体相融的立场看世界就不足为奇。

中国古代对自然科学的研究既有主体对客体的研究,亦不缺乏主客相融的方式。医者本身是研究者,也是被研究者,这就是主客相融的方式。

比如,藏象、气血津液与经络理论构建过程中的医者兼内修者的自身内证法。可以说:主客相融的思想与天人一体的气宇观完全契合,亦可说主客相融的实践更容易形成整体性思维。庄子说:「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

正是这种「与物无对」「无所抵牾」的认知方式,时而使中医「直参造化」而有不少近乎天才的发现。

天人合一的观念,主客相融的观察与体会方式,在中国文化的表现便是注重人与自然、人与人、宏观与微观、微观与微观之间的和谐一统。


譬如我们前面某一讲举过的一个例子,以体感为凭来增减衣服与以温度计读数为据来增减衣服,前者带有主观性质,后者却是完全客观。但哪一个更实在、更合理?您是看温度计读数来增减衣服的吗?

再往细说,如果春天与秋天的某一天,同样是气温20ºC,从客观而言,应该穿同样多的衣服。但从中医角度看,春天阳气发泄,腠理处开张状态,秋天则阳气内收,腠理是关闭的,则同样气温下,春天比秋天更容易感受风寒,因此,春天所穿应该略多。这是主观还是客观?还是表面主观,实际更客观?

所以,中医人理解的世界从来就不是一个分割的世界,而是混元一气的整体世界。

西方推崇的有形实体分析法能够完全表现这种整体、不分割、不定态、变化、关联、有形无形相通、主客体相融的统一体吗?显然不太能!

那谁能担负这个角色呢?「象」!当然是「象」!


我们说过,元整体的本质是「气」。

而象的本质就是气,气是内涵,象是外显。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具体一点看:

自然之象中形状、颜色、质地、性质、构成等以形而显者,实为不同方式的气聚;

而声音、气味、味道、感应、习性等无形但可感者则是不同方式的气布,它们同样是象,只是不是通过眼睛来感应。

所以,各种象的构成与变化无非就是气在流动聚散中的气化气、气化形、形化气、形化形过程的呈现。

那么,气的变化决定着事物的象的变化及相互关系,就是一个顺理成章的结论。

这样,「元整体」与「象」的共同本质都是「气」。

更因「象」可为天地之大象、亦可为万事万物的具象。象与象可通、可感、可应、能够完美地诠释天人一体的元整体世界,所以,古贤哲选择了“象”为研究对象。

那么,下一个问题就出来了,面对内涵如此丰富的「象世界」,以实体的、局部的、静态的、微观的分割研究,还原分析的方法具有清晰呈现它全景的可能吗?纯逻辑、纯抽象的方式能客观呈现它的本貌吗?

或者我们换一种说法,实体研究,还原分析,纯逻辑,纯抽象的方式是把握「象世界」的最佳方式吗?

或有听众朋友发问,我们为什么非得以「象」为研究对象,实实在在地研究实体不好吗?

sorry!这里讨论的大前提是中医研究,已成型的实实在在的中医是一个以元整体为基本观念的「象世界」,而不是一个纯粹的「实体世界」。

纯粹的「实体世界」是西医,因此西医用抽象思维、实体研究、还原分析,是对象与方法的高度契合。

但同样的方法用于明显不同的对象,其契合度还能没有疑问吗?


现在我们可以回到习惯认为的抽象思维高于意象思维的心障问题而论了,看这种心障能否被破解。

首先,意象思维本身也因应对象而有所分:一种是不与概念相联系,目的是发挥人的自由灵性与想象空间,这在文学艺术中常见;比如大家都很熟悉的唐代王维的两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这诗句,塞外沙漠,浩瀚无边,意境开阔、雄浑;将烽火台燃起的浓烟以一「孤」字来映衬出大漠景色的寂寥,而一个「直」字,却又似有劲拔、不甘的况味;

横贯茫茫大漠之河,非用一个「长」字不能表达;落日,本易有感伤的意思,但巧用一「圆」字,却又给人苍茫之中略带暖意的感觉。诗人把自己孤远寂寥的情绪巧妙地溶化在开阔、苍茫、雄浑的自然景象中,正是好诗应有画面感。

而意象思维的另一种是与概念结合,目的在于阐道说理,这在古代自然科学中常用。如中医最原级的阴阳、五行本身是一个类的概念,而往下分级如阴虚、阳虚、阴盛、阳盛等已属概念范畴,再下一级的心阴虚、心阳虚、心火亢盛(阳盛)等就是更精细的概念了。

抽象思维本质不妨说就是概念思维,中医所用的意象思维相当大比例带有概念思维特征。

这样,中医从形象、征象→拟象→意象→高级意象(与概念相结合)→法象,感性认识逐步上升到理性,学术直接以概念、判断、推理等理性思维形式进行。中医的各种推理都是基于本身的概念与原理。

虽然它的抽象概括性方面不一定比得上纯粹抽象思维,但如果以「象世界」为研究对象,那么它的合适程度、思维深广度和所得成果,就显然高于纯粹抽象思维。

其次,使用概念思维的自然科学相当多领域,为了把概念和它们之间的各种关系表现得更为简明、扼要、清晰,往往是使用符号或符号的连缀加以标示,各类公式的意义就在这里。

因此,符号本质上是概念思维中的一种简明概念。

那么卦爻、太极图、八卦图、河图、洛书、干支等符号与图式就可看作是中医学的简明概念或说理公式。

我们从之前用过的太极图,就可以初步体会,面对相同的信息内容,他们可以省去很多文字表述,信息却处理得简明、便捷,使人理解得更为透彻,得其意而忘其象,剔透与空灵兼具。


再有,我们常说中医是辩证思维,这不是攀附时髦的观念,而是一种事实。辩证思维,就是运用对立统一的观念、方法来认识处于普遍联系、变化发展中的对象整体的思维方式。它的思维带有整体性、全面性、联系性、发展性与对立统一性。

中医思维与这几点对照,有哪一点不符?

可见,辩证思维这种力求把握对象的所有方面和所有关系的方式,与中医意象思维的交融度是很高的。

我们不是崇尚客观吗?面对一个「象世界」,我们不可回避,必须以客观的心态找到一种最合适的研究方法。

在有更好的方法出现之前,我们应该承认:与辩证思维结合的意象思维是目前针对「象世界」的最佳研究方法或思维方式,只有这种感性与理性、形象与抽象、主观与客观的有机统一、相互补充并带有一定灵活性的思维方式,才能充分把握这种整体的、不分割的、不定态的而且变化的、关联的、主客相融的、有形无形相通的「象」。

多么奇妙!原为心障,一旦勘破,乾坤一转,却是优势,学过辩证法的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吧?

一句话,研究对象与研究方式的关系,就像脚与鞋的关系,时髦的、漂亮的不一定是最佳的;合脚的、材质恰当的才是最好的!

合适,是科学研究的最起码出发点!舍此来谈科学,就很难说不是沙上建塔、空中楼阁!

(本集完)